那些年 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五)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4-26 21:58
那些年 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五)
 
    1998至2002年,我连续带了四届初三毕业班。说实话,带初三毕业班要比带初一、初二辛苦很多,但所教学科如果能够在全县拿到前三名,并且再完成或者超额完成学校给制定的升学指标,每年的奖金数额也是挺诱人的。那几年,每年所拿的奖金能顶半年的工资,如果成绩突出,评优选模也是能够得到照顾的。所以,有不少教师期盼着能够跟到初三,或送走初三再接初三。
 
    每年都有没考上高中或没进入高中重点班而不想上普通班的学生回校复读,以前,这些学生都是按成绩插入各个应届重点班,但2000至2001学年度,学校却单独办了个复读班——初三、十班,这个学年度,我带这个复读班的班主任,并教这个班的数学课。
 
    编入这个班的学生共九十二人(这九十二人的单身照和档案至今我还保留着,为了写这篇日志,我特意找出来看),其中男生五十人,女生四十二人,来自全县不同的十二个中学。学生来源比较复杂,不但学习成绩参差不齐,品德素质也悬殊很大。但我相信,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环境是可以改变人的。所以,入班伊始,就制定了班级管理小立法。通过了解和学生推荐、自荐相结合,打破常规,让一名女生当班长,让另一名女生当团支部书记,并由她们自己提议组建班委会和团支部,然后授权给她们,能处理的班级问题,她们可以就地解决,无需给班主任汇报。班会也有她们组织召开,我只坐镇最后总结。这两位女生不但漂亮,而且有很强的威慑力,短短地一个月,就形成了良好的班风和浓厚的学习氛围,让我深刻地体会到班干部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课上或者课下,我曾经悄悄地从后门观察,上课听讲都是认真的,课下不要说胡打乱闹,就是在教室内胡乱走动的都寥寥无几。
 
    这个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无论课上还是课下,无需刻意去管理学生。当你拿着教具走进教室时,学生都早已正襟危坐,做好了充分的上课准备。教师也就省略了“上课”、“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那些程序,而是直奔主题。课上想睡觉的同学,会主动到两边的过道上站着。你无需瞪眼握拳地去组织教学,而是把你应该传授的内容滔滔不绝地讲清楚就完。当然,你应该从学生的面部表情上了解到学生对你所授内容的掌握情况。说实话,这应该就是典型的应试教育,但为了学生升学,也为了自己的奖金,这种教育对于提高成绩是绝对有效的。
 
    中考在即,学生填报志愿就成了重中之重。作为班主任,既不能违背甚至于强行改变学生的意愿,又要对个别不自量力的学生进行说服教育和正确引导,以达到最大限度地被录取。入班时的九十二人,中途无一流失。中考成绩下来,有八十七人被一中和实验中学录取,两人考了中专,仅有三人落网,创造了我带毕业班以来最高的升学率。并且单科成绩数学、外语、政治都是全县第一。对于这样的成绩,校长是高兴的,任课教师是高兴的,作为班主任的我,更是高兴的。那一年,我拿到的奖金能顶我自己八个月的工资。
 
    最近看了一篇源自《北京青年报》的文章《美国交换生六惊中国妈》,其中一惊就是,假期来中国游玩的美国学生对中国妈妈说:“我们平时的学习任务是很重的,每天回家的作业量是5个小时”。美国学生尚且如此,那我们中国学生加大点作业量就不应该吗?所以,我认为,对于一般学生来说,要想提高学习成绩,适当地加大作业量,甚至于来点“题海战术”是有必要的。不要相信给学生减负,不做或少做作业就是真正的“素质教育”,不然,你的学生高考是不会取得好成绩的。
 
 
 
上一篇:《那些年 我曾经教过的学生》 下一篇:只要自己刻苦努力想成功也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