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极短的几年时间崛起成一个现代化的新城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6-19 11:08
天鹅湖是合肥政务文化新区的人工湖,湖面面积一千多亩,天鹅湖公园是合肥乃至安徽省最大的开放式公园,湖边有山有岛,绿树成荫,有很多各种题材的雕塑,形神兼备,附近的奥体中心举办过包括刘德华,张学友在内的巨星演唱会,流线型的合肥大剧院就像凝固的音乐,让这个城市的人文巧夺天工,在沙滩,湖面,喷泉,广场,周遭的政务中心大楼天鹅湖大酒店,安徽报业大厦,等一批标志性的建筑,以及环湖扩张的大型名优楼盘群的共同打造下,这个几年前还像小县城一样的省会城市,随着振兴中部的政策,在极短的几年时间崛起成一个现代化的新城,更让我们骄傲的是它已跨进二线城市的行列。
天鹅湖离我们家不过十几分钟的车程,是我们常去的休闲地,但是我们还没有在晚上来过天鹅湖,孩子们激动的推拥着拱进车里,穿行在华灯初放的夜色里,不一会儿就到了。
夜慢慢消散了暑气,夜幕下的天鹅湖别具一番风韵,湖边的垂柳在微风中悠闲的晃动,湖面粼粼的波光随风闪耀,巨大的喷泉在大剧院的灯光下升腾成一片彩虹,王学贯激动地一路扑腾着,跑到我们前面又返回到哥哥姐姐的队伍里,等到这小子又来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徐少华忽然以指点江山的豪情夸下海口:“想当年年轻的时候,我一个猛子能从这边扎到对岸!”
王学贯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俺三舅,你吹牛B都不打草稿!”
还是三子实心眼儿:三大爷,你从这边扎到对岸需要多长时间?
王学贯说“那要看救生员什么时候有空捞他!”
我们朝着灯光最亮的天鹅湖广场走去,小径两边的花丛里蛙叫虫鸣,应和着广场上的音乐声由远及近,让人心旷神怡,不一会儿就到了天鹅湖文化广场。
这是一个以全民健身为题材的广场,占地面积有三十亩,几乎囊括涵盖了市面上所有的大小型健身器材,依山一直延续到湖边,我们去的时候八点左右,已经人山人海,聚集了一群一群的人,有打太极拳的,有踢大毽子的,唱歌跳舞唱戏的,孩子们冲进广场撒腿就跑,被我喝回来,告诉他们一个小时之后在这个入口的地方会合。
还没等我交代完毕,土匪们一哄而散,各自找自己感兴趣的地方去了……
我和少华在人群中晃荡。听那些音乐发烧友们唱歌,看一大群人跳广场舞,有跳民族舞,现代舞,交谊舞,街舞。男女老少齐上阵。有一位大爷,六七十岁的样子,站在一边观摩。一会儿看看热心的大妈,一会儿移动舞步,可能他并没有勇气邀请任何一位女士,但这并不影响他虚张着交谊舞中绅士的架势,一脸陶醉的沉浸在舞曲中……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广场上人潮渐少,我一看已经十点多了,土匪们还不见影子,就去广场中心找,不一会儿三个小子追打着窜过来被我们拦住,丫头还在悠闲的荡秋千,被我们吆喝着上车,回家,土匪们都还沉浸兴奋劲里,一个个嚎起歌来,丫头唱着“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三子唱着《凤凰传奇》,二子嚎叫着《光棍好苦》王学贯打开车窗,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臭汗,也跟着嚎起来“我手拿流星弯月刀, 喊着响亮的口号 ,前方何人报上名儿 ,有能耐你别跑 !”“我一生戎马刀上飘 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 ,飞檐走壁能飞多高 我坐船练习水上漂 ”“江和湖波浪滔滔 ,看我浪迹多逍遥”! “风和雨来的刚好, 谁比我的武功高 ,大笑一声地动山摇!”我没听过这首歌就咧着嘴问:“王学贯,你唱的啥歌呀?”
“咦?俺舅妈!”王学贯对我的孤陋寡闻不屑一顾:“《大笑江湖》你都不知道?”
  
上一篇:有关澳门百家乐的善恶苦乐说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