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灵魂永远沉默在光滑的大理石底座上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6-11 16:03
 时令已是秋天,暑热还未消退,窗外那些秋蝉还在一声高一声低的聒噪着沉默的校园。 
   母亲终于可以丢掉拐杖在客厅慢慢走路了。平生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未同外界接触,她也逐渐安静了许多。每天除了和我们一起
 
吃饭睡觉看电视外,她最愿意做的就是打开窗子,看街上的红男绿女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鱼一般穿梭着。她竟不再那么不停的絮哆,
 
竟能在沙发上 一个人沉默。她的健在让我时时想起父亲。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决没有母亲那么能说会道。他满脸的皱纹就像黄土地上的沟沟壑壑那样沉默着。一生的默默无闻,春种夏
 
锄秋收冬藏,年年岁岁,那贫瘠的黄土地上同他一样瘦弱的庄稼是他一生唯一的宣言。 
   儿时的乡村也是沉默的。在干旱的黄土地上,那被父亲用衣襟蹭去泥土的镢头的利刃,闪着沉默的光。烧汤花和夕阳一起挂在
 
西边沉默的栅栏上。炊烟一缕一缕,仿佛缠绕一副沉默的乡村油画。当夕阳把漫天的晚霞濡染成静谧,夜的黑幕便徐徐拉下,父亲
 
便跺在夜的深处,手中明明灭灭的旱烟锅闪烁着他一生的思绪。一生的沉默交给了大地,他便永远沉默在我们思念的天堂了。 
   身处喧嚣的城市,我们很难再随便看到那些沉默的意象了。我们已被所谓的事业其实就是某种欲望所裹挟,我们已被很多的理
 
想其实就是平庸的追求所烦恼,我们已被很多的爱好其实就是纠缠不清的诱惑所干扰。我们很少能够选择清风明月里,绿树流泉边
 
去沉默地坐一会了。在城市的人流中民工依然是一群最沉默的群体。喧嚣的城市没有他们的歌声,风吹日晒的手脚架上,是他们为
 
城市的发展透支体力的身影。他们褴褛的衣衫,沉重的劳动,不洁的容颜,为那些浮躁的城市人所不齿。 
   同样沉默的还有他们留在乡下承担着流传千年的劳动和生活方式的父母和孩子。他们固守着自己的家园,不知是出于热爱,还
 
是无奈! 
   近段日子,暴雨多次袭击了我们的家园,沿淮两岸变成了千里泽国。灾难牵动了多少人的心。温家宝总理亲自打着伞走上 大堤
 
慰问灾民,他朴实的外表和温暖的话语已让他走进了千百万人的心里。但只要视力少好点的人都可以看到,那些比总理小得多的官
 
们,有的是让别人给他打着伞在沉默的灾民面前装腔作势的。是的,这些骨子里已经绅士起来的人怎么能够躬下身子和虫蚁一样活
 
着的人为伍啊? 
   闲暇时我带着孩子仰视着民族英雄杨靖宇的的雕像,无言的对语把我们带进那难忘的岁月,便有热血在我们沉默的内心鼓荡。
 
英雄的灵魂永远沉默在光滑的大理石底座上,世世代代被人敬仰! 
   深沉的大海是沉默的,巍峨的高山是缄默的,盛开的鲜花是无语的。它们都与语言无关啊! 
上一篇:那烈烈的澳门百家乐激情无可跋涉的烈火 下一篇:在心里默念要实现澳门百家乐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