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的恋人穿一身霓裳云衣身上有致命的香味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4-26 21:31
 
 过年,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重大节日。农历,围绕月亮的变化而变化,是我很尊崇的传统,也是我极为佩服的发明之一。所以,作为太多数中国人来说,只记得农历而不记公历是很正常的。                                                                                                                                 年头接年尾,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有一秒的时间。但是,这一秒,却是我们国人从旧到新,从尾到头的象征。我的2010年过得极为风淡云轻,他就这样对我挥手,没有一丝云彩,不留一点记忆,然而,这种平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最起码,我的父母,我的孩子都在这年中团聚在一起吃饭。人生聚散无常,若干年后,是否还能这样呢?..............................但愿如此,哎,谁又知道这种愿望能维持多久呢?父母会老去,女儿会嫁人,算了,大过年的,不说这种脆弱的话,还是打起精神迎接新年吧。昨日早早地便打烊了,吃饱喝足后,坐在电视前边磕边看。湖南卫视的晚会很丰富,精彩又养眼。只可惜谢娜是湖南卫视的一大败笔。如何炅所说是蛆虫矣。反观谢娜,除了一张脸,还剩下什么呢 ?1:时常笑场,明明不好笑的时候笑。2:矫情做作,有些场合真的令人起鸡皮疙瘩。3:角色不分,明明是主持偏偏作小丑样。她和李湘,杨澜,汪涵,何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好好的一锅粥,被这粒老鼠屎搅坏了。引子:
 
    印象里,我是08年才学会上网的,申请的第一个QQ号码是,取网名老张。开始只是玩游戏,并在玩游戏时,漫无目的的添加网友。为了练习打字,慢慢发展到聊天,又逐渐到逛空间转文章,养个飞禽走兽、种点花果蔬菜。后来,受他人影响,也想冒充一下文化人,于是重新申请了QQ号码1,并取了个特切合自身实际的网名庸叟,然后就在自己的空间里写起了所谓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这期间,从主动添加好友到设置拒绝添加,网友也反反复复,由增到减,由最多时的三百多人,到现在的142人。一时心血来潮,把现有网友的网名,加个虚幻的情节排列出来,如若您的网名不在此列,那说明我们曾经不是好友或已经不是好友,请您见谅。
 
正文:
 
    我本是一初级中学的数学教师,因年老色衰(嘿嘿),故在职离岗,成了一闲人。离岗后,曾梦想自己能做个南山老农,当个荷塘人,只是可惜无地可种、无塘可依,以前那些种地的老把式没有了用武之地,只能做了个看门人,但还算得上是个自由神。大多数时间,只是窝在家中做舍神。好在我还不是个老糊涂神,虽然不是生活的宠儿,但却能够随遇而安,所以在不值班的时候就心安理得又心静如水地在家做自己的开心老帅。
 
    我虽只是世间一微尘,但却能笑对寰尘;虽喜欢安静的环境,但却没有一颗求静的心。憧憬着有一个新的起点,所以,在夜深人静之时,喜欢做沉梦,有时候还会做个碧兰幽梦。梦境中,我会与梦中的红颜知己来个緈諨約訂,搞一场轰轰烈烈的霞之恋,可惜天妒红颜,既然是梦,总会有梦醒时分。
 
    现实中,我希望我的恋人穿一身霓裳云衣,身上有致命的香味;虽不一定是资深美女、飛天女,但也不能做丫丫、做笨姐、做绣娘;做不了云中雁,也不要做XIAOYAN(小燕);最起码应该做个37度女人,给我37°温暖。好在她真的像罂粟,让我如意。她娴静又阳光126,有似水柔情,又有淡雅依人的潇湘情韵。她就是灵魂使者,她就是我的湘君、我的@开心果@,在烟雨蒙蒙的季节里她让我特舒心。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不论你的底线是什么请坚守你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