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苍苍野茫茫手提菜篮去市场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4-26 21:28
 今天早上如往常一样吃饭,爸爸说今天重阳节,登高日!岂料妈妈突然说,昨天是你哥哥的忌日,都有好多年了,怎的就如昨天一样?于是都不说话了,静默之中------!
   1998年的今天的7点多,快下晚班了,我在广东白云区的一个车间里正慵懒的坐在地上打瞌睡,班长叫我,说办公室的广播在叫我,我心里思量:不是晚上上班打瞌睡被抓了,要罚款吧,罚就罚呗,还叫去办公室干嘛,小题大作的,于是就去了。广播员说要我接一个电话,我心里一咯登,莫非家里出事了?于是瞌睡也跑了,一接电话,家乡的人(他家那时有电话,曾长子)说我哥哥病了,急病,要我赶快回家,当时我心里就想我又不是医生,要我回家有啥办法的!于是我就问,你怎的说话的?要我回家干什么?我只要寄钱回家不就得了?(对于我哥哥的身体我可是知道的,应该没啥大病)曾长子只好说实话,说我哥哥死了,是在昨天旁晚时分炸死的!呆住------睛空霹雳大概就是这样,奇怪我当时竟也没有眼泪留下来,只是呆住-----
   良久,懵懵懂懂的去另一个车间找老婆,当时老婆子正在车工鞋底,一到车间,便问我广播叫我到办公室干啥,我说哥哥死了,花炮炸死了,她当时就哭,眼泪一行行的流,看着她,我鼻子一酸,于是拼命抑制住,对,一定要抑制住,当务之急就是赶快要买票,要拿工资回家!收拾行李,领工资,好在课长给力,一切为我办好,还帮我借了厂里一千元钱。我和老婆中午时分就出厂了,下午两点在花都火车站买的票,晚上19:15分的火车,次日早上即可到长沙,这一天兜兜转转。转转兜兜的就不多言!
  回到家乡的路上,树还是那一颗老树,景色依旧物是人非,地坪里已经有人在搭灵棚了,哥哥家的厅屋里挂起了幕布,幕布上哥哥就在那里微笑着看着我,不言-----不语-----我也望着他,凝眸---呆怔怔的----不知怎的竟然站不稳,终于,我嚎了,鼻涕和眼泪狂飞的-----事后好多人说都在旁边看着我和老婆回家的,我竟然不知道旁边站立了很多很多人----
   今天的爸爸还在说:“那一年啊,正是在种油菜的时候,你哥哥种完了油菜,又去和药了,太累-----”-妈妈还在说:“那一年啊,你哥哥------”
      是啊,那一年啊,正种着油菜,那一年啊,我正在外面打工,那一年啊,哥哥死了------人啊,也不知在哪一年会死!活在世上有什么好,说一句死了就死了的!还要穿越呢,还要转世呢,想吧------尽情地想,有梦想总是好的,有梦想,要不怕穷,有梦想,才不会去想死的可怕!
 
天苍苍,野茫茫,
手提菜篮去市场。
头挨头,肩并肩,
不怕踩脚,只为买菜,挤,挤,挤!
厅上席,厅下席,
琳琅满目乱纷纷,
碗连碗,碟并碟,
你敬一杯,我回一盏,喝,喝,喝!
昏沉沉,醉醺醺,
撤席又摆麻将桌,
你出条子,他打万子,
众人笑颜,偏我流汗,输,输,输!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每每随着节日的邻近心里也愈加蠢动和一丝兴奋,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和我的少儿时代是很有关系的!
      以往家贫,(当然现在还是家贫,但比以前确实要好上许多),总是盼着过节,因为馋呗,嘿嘿---!但这节日却总是和你开玩笑,你要它快一点,它却偏偏姗姗,比如那时!你不去想它吧,它一转眼就到了,比如现在!因此,我得出一条定理:你馋什么,那你就一定缺什么,而对于自身已经拥有的东西,却已经不稀罕了,哪怕你所拥有的在别人的眼里是件奢侈品!也许这就是做人的劣性吧!所以有贪欲,有追求!
    节日的来临,便是我雀跃的时候,分月饼,于我而言是一件大事。晚上,妈妈一开始切月饼,我的心儿就砰砰的跳,紧紧的盯着那月饼,总希望妈妈会念我小而多分一点,结果却是均均匀匀的摆在那里,不远不近的,不多不少的,任我挑来任我选。首选我是享有的,当然,妈妈总是会把自己的那份扳一坨满足我的馋!
      这月亮老人是不给你偏见的,昔时也好,今日也罢,洒给我们的光明,梦想都是同样的。她就那么高悬在空中,明明白白,光光亮亮的微笑看着你,我也看她!看的发痴!于是对着月亮你我就浮想联翩了。记忆起了一首小诗:月亮圆,你丰满红润的俏脸,月亮弯,你眼角眉梢的曲线。看你的脸,画你的眉,拥抱枕边月亮,捧一抹月光,恰是你的温柔,满泻我沧海桑田........!糟糕,跑题了,擦汗这浮想啊从小就一如既往的,无边无际的飞呀飞的.......
     中秋一过,过年也就快了,一年一年的轮回着。这人生其实就是时间的不断轮回。矮油,不说了,这人生之秋离我还远着呢,还早-----还早......还早的很啊!调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今天她生日我无礼可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