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次惊喜但也许是永远的创痛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2017-09-06 15:26
 
  那是一次偶遇,但也许是终生的遗憾。
 
  
  二0一0年的秋天,外甥女考上了东北的一所大学,家里人都很忙,送她上学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到达目的地后办入学手续、购买生活用品、安置她入住,都挺顺利。然后呢,然后去大草原吧,看看那向往已久的空旷,听听那梦绕魂牵的马头琴声。-----当然,还有矫健的蒙古族骑手、妖娆的俄罗斯美女。。。。。。
  
  于是,联系沈阳的旅行社,办好手续,拿到对方接站的手机号码,登上几乎被淘汰的绿皮列车,“吭哧吭哧”的向北进发。。。。。。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到达了呼伦贝尔市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海拉尔。
  
  接站的是个小伙子,很精干。引导我登上了一辆豪华大巴,车内基本满员了,四下看看还有几个坐位是空着的,但旁边的座位上都有人,咱脸皮薄啊,不好意思坐在女士的旁边,于是就径直走到一个五十来岁,个头不高,体态偏胖,头发花白,衣着简朴,看起来土里吧唧的男人旁边。落座后导游就开始发话了,无怪乎说说欢迎到大草原旅游,一个团队就是一个家庭,大家要相互帮助之类的注意事项,再然后呢就开始点名,确认手机号码。在叫到我旁边的男人时,他也没弄清楚,就问他怎么称呼。男人有点木纳,结结巴巴的说:“我叫长部,是‘部长’反过来就对了”。这么奇怪的名字!我有点纳闷儿。不过随之也就泰然了,一个人出游么还是要尊重别人,况且他还是我的邻坐呢。
  
  由于这是个散团,大家彼此都不熟悉,车内比较安静,好则时间不长就到达了第一个景点。大家就下车跟着导游听讲解,然后就开始噼里啪啦的乱拍一通,拍草原,拍牛羊,拍蓝天,拍那静静的“淖尔”(湖泊)-------当然还要拍一张到此一游的纪念照啊,咱是一个人出门儿,那个叫长部的也是一个人,于是我们就很自然的联合到一起了,合作还挺默契的。这样一路走下来晚上到达中俄贸易边城满洲里。
  
  按照预定项目,晚上有一场俄罗斯风情的晚会,这场晚会含晚餐,有酒水,是自助形式的,节目很刺激也很新颖大家边吃边看,都兴奋的不亦乐乎,晚会结束以后自由观赏这边陲小城的夜景,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又一次结伴徜徉了。只有这个时候大家才有时间相互介绍一下自己,他告诉我他叫长部悦弘,是日本琉球大学法文学部教授,主攻东洋史学,九一年北京大学博士毕业,这次来中国主要是发掘一个已经灭绝的民族----鲜卑族的历史的,顺便参加这个旅游。我一听感觉到很震惊,咱一介小小老百姓从来没和外国人打过交道,现在有机会结识这样一个专家学者感到诚惶诚恐,同时呢骨子里的一种反日情绪和自己的工作性质造成了对他的一种提防。所以我们之间的谈话是一种不冷不热的。巧的是晚上住宿我们又是在同一个房间,于是我们继续聊天,他操着有点生硬的中文和我交谈,我们谈中国的风俗习惯,谈两国的经济发展,谈日本议会和中国人大的区别,谈当前的国际关系…….他给我的印象是忠厚低调(这也许是在中国的日本人共同的特点吧),知识渊博,是个专家型的人物,聊来聊去倒有点儿相见恨晚的感觉。
  
  第二天,旅游继续,和他的感情不自觉的感到有些更融洽了,直到回到海拉尔散团的时候彼此产生了许多的留恋。无奈只好挥挥手说再见。
  
  日子就像老牛拉的破车,不紧不慢的走着。到二0一一年的三月份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国的信函,是他写来的,说是可能在八月前后到南阳一带考察,那时刚好是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的第八天,于是我赶紧写了一封回信,让通讯员给邮寄回去,那时我在乡下工作,乡下的邮政所是不能邮寄国际信函的,于是他就到市内的邮政局去,谁知匆忙中他把写有对方地址的名片给跑丢了。致使这封信成了我心底里永远的痛!
  
  这段友谊的佳话就此戛然而止!失去的反而感到弥足珍贵。人海茫茫,缘分几许?在此只有默默地祝愿:长部先生,安好!
 
  
  我想回家
  
  我是一个地道的农民
  
  大字不识几个
  
  更不会电话订票网银支付电脑寻查
  
  可是
  
  我想回家
  
  家里实在是太穷了
  
  能养活的是几只土鸡
  
  和瘦骨嶙峋的猪
  
  但养不活我的老婆孩子和我的老妈
  
  人家说南方是天堂
  
  于是
  
  我带着老婆领着孩子拎着被褥揣着馒头
  
  -------出发
  
  我捡垃圾
  
  当菜贩
  
  摆地摊儿
  
  最后在一家建筑工地上支起了窝棚
  
  安下了“家”
  
  尽管被城管撵的东躲西藏
  
  尽管工地的劳动量很大
  
  可是
  
  那时我不想回
  
  回去一趟要好几百啊
  
  我不想把钱捐给铁道部
  
  让他们制作那夺命的信号灯
  
  把无辜的生命践踏。。。。。。
  
  三年多过去了
  
  孩子没见过他的奶奶
  
  我也没见过我的妈!
  
  可是
  
  现在我要回家!
  
  母亲打来电话说
  
  儿啊今年再不回来我怕就支持不到明年了。。。。。。
  
  于是
  
  我就去买火车票
  
  排队的人多
  
  咱不怕
  
  白天买不到
  
  咱夜里去!
  
  今天买不到
  
  咱等明天
  
  管他寒风料峭
  
  管他雪地路滑
  
  咱能吃苦
  
  咱什么也不怕!
  
  可是
  
  我等了六天六夜
  
  六天六夜啊
  
  总是第一个站在窗口
  
  “没票!”
  
  听到的总是这句不冷不热的话
  
  孩子叫了
  
  老婆哭了
  
  老妈喊我声音嘶哑。。。。。。
  
  妈
  
  你等着
  
  再撑一段时间
  
  即使等到冰消雪化
  
  我一定要回去!
  
  回去看望您老人家。。。。。。
  
  ---------我想回家!!!
  
上一篇:澳门百家乐是一枝不会凋谢的花! 下一篇:生日蛋糕涂的满脸都是的时候相机记录了我开心的笑容